Ms Wincy老師背後的故事:

 

你可能不相信我有SEN...

       〈為無法發聲的他們說話—— 關於我成為言語治療師的原因〉
 

時候,我的操行常常很高分,成績表上印滿「嫻靜有禮」、「表現專注」等讚賞字句。在香港,你表現得近乎像個啞巴般的文靜學生,便會被貼上乖巧、懂事的標誌。但沒有人知道,我並不想做模範生,我只是說不出話而已。

小學時有兩件事深深印在我的腦海中~
有次上課時我很想上廁所,但不敢舉手,不是單單的膽怯,更像生理上抗拒我作出任何行動,終於我忍忍忍,忍到就快瀨時,才等到小息衝去廁所,後來才發覺那不是小息,只是轉堂,尚幸並無被任何人發現。又有一次在課堂中老師要求我答問題,我站起來,講了答案,但老師說聽不到,連身旁的同學也聽不見,於是我走到老師的前面,對著她的耳朵說,她還是聽不見。


原來我以為自己講了,卻是沒有成功發出任何聲音

樣的狀況持續到小四,我雖然不是話很多的小孩,卻也不是不能說話,在其他地方也能正常地發出聲音,唯獨在學校,無論如何都不能簡單、輕鬆地講話。長大後我才知道或許自己是患上了「選擇性緘默症」(Selective mutism),一種社交焦慮症。老師以為我是害羞,所以才不說話,每每把仿如開籠雀的同學安排做我的鄰座,但其實我是因為緊張、焦慮才無法開口,我不想被任何人關注,最好大家都留意不到我的存在。這樣的症狀一直到我參與補習社,認識多了不同的人和升中轉到一個陌生環境能重新開始,才漸漸好轉。但那幾年,實在為我小小的童年增添了許多陰影,那種想說卻無法說,想改變卻又力不從心的感覺叫人抓狂。即使到了現在,偶爾我還是會受那種焦慮影響。另一方面,可能很多人也不曾想過,其實我有讀寫障礙。一個讀到碩士的人,怎可能有讀寫障礙?!但這是真的,時至今日,我還是會把b與d調轉,把字串漏串錯而不自覺。

 

在關注SEN的人多了,對於讀寫障礙的認識也加深了一點點,可我那時候的社會並沒有這樣的認知,父母只是認為我不專心、懶惰、粗心大意,儘管我知道自己已付出了很多,但結果只是一次又一次地顯示著我的不足,於是我也把自己貼上愚蠢、大意的標籤。中小學的成績可想而知,有點慘不忍睹,加上考公開試的期間,母親被診斷出患上癌症,我全副心機根本不在課業上,於是我無法升上中六,這實在是順理成章的結尾。

  • c-faceboo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