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般而言,家長懷疑小朋友有特別情況時需要評估排期,這時至少需時年半,到確診需要治療時,治療期也需要年半,可這已是最樂觀的情況,要是家長發現得慢,或是排隊的時間長了,期間小朋友升上小學,那麼對不起,要在小學那邊重申排隊了。這情況實在可怕!我想起了自己小時候的經歷,那種在一無所知的黑暗中跌跌碰碰地前行,無人攙扶的孤獨與無助叫人恐懼。或許就是在那時候,成為言語治療師,替不會為自己發聲的小朋友發言的小種子悄悄落在了我的心中。

今天我成為言語治療師已一段時日,回首那段日子並不容易。先是辭掉穩定的工作,失去了收入,後是明知自己有讀寫障礙,進修遇到的困惱必定更多,因言語治療的碩士課程與從前修讀的教育碩士有所不同,並不是實習、寫論文和做報告就可以,還必需要即場考試,對一個在串字、背誦方面有困難的人來說實在相當難熬。
而且我本來是讀理科的,言語治療卻包含了很多文科的知識,實在是雪上加霜。
雖然如此,那顆想要成為言語治療師的種子卻從未枯萎,愈發在我心裡成長。
於是我咬一咬牙,毅然踏上這條路。那份決心就像當年我辭去那份文職,打三份工為要修讀幼教課程一樣。
有了決心,卻不等於事情就會順利。在修讀課程期間,壓力令我的濕疹爆發,腳部的情況非常嚴重,而屋漏偏逢連夜雨,父親因類風濕關節炎入院,其後感染了肺炎,在深切治療部躺了一個月,插足三個星期喉,最終還是撒手人寰。你或許能想像我有多難過,可是我必須說我的難過遠比你想的更多。
我曾想過送棄學業,真的真的太難受了。幸得老師和學校臨床心理學家的幫忙和鼓勵,最後我終能順利修畢課程。這次的經歷亦讓我更明白同行的重性,也提醒著我要作一個能與人同行的言語治療師。

畢業後選擇自行執業,而不是到機構中就任,只因我希望在自己能力範圍內能做得更多。政府資源有限,不同機構也有不同的規則要守,要改變制度並不容易。現時每個月我都會騰空2-3日,為一些有需要的家庭提供免費的語言發展進度檢查。每個家庭的背景不同,經濟狀況也可能未必能輕鬆地負擔相關費用,但在我能力範圍許可下,我想盡自己微小的力量和小朋友同行,希望他們在和一般人不一樣的同時,亦能愉快地成長。我沒有能力改變自己的過去,但我可以協助更多人不需要走我的舊路。擔當言語治療師後,我亦更明白幫助一個小朋友不單單是只讓他變得更好,有時更可能挽救了一個家庭。因為誤解,我們常常會互相傷害,像我的父母在我年少指責我不用心、不用功,我也生氣父母對我的否定與不諒解。就在我接觸一個又一個的個案時,我仿似和舊日的他們對話,我明白他們多了,漸漸釋懷起來。
原來我們只是缺乏相關知識,我們只是不知道要怎麼做,如果有專家介入的話,我們都可以做得更好。

每一個孩子都能按著自己的步伐快樂地成長來,也願每一位家長都能更明白孩子的狀況,消除不必要的憂慮與煩惱,向著正確的方向努力,和所愛的孩一同幸福地活著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~~祝福大家!~~

  • c-faceboo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