偶爾我會想,如果童年時期或青少年時代,有能理解我的人有能幫助我的人,我的路會不會可以不一樣呢?

會考過後,我曾想過要不要重讀再考一次,可是母親認為我不是讀書的材料,不如找個能賺錢的科目,早點畢業出來工作養家更好。我想修讀幼教,可父親認為那是低下的工作(在從商的父親心中那只是替小朋友執屎執尿的工作,不會受人尊重。),於是我只好修讀了他們認為有美好前景的酒店管理科目,和現在的我風馬牛不相及對不對,可有時候生活就是這樣,不好好思考就這樣跟著大隊走的話人生有可能會愈走愈歪,我還讀了個旅遊業管理的學士呢。畢業後隨便找了份文職,便開始工作起來。那份工作還不錯,內容很簡單,每天也能準時收工,雖然悶了點,但勝在夠穩定。

人生就要這樣過了嗎? ~~我問自己~~
後來一個月後我便辭工了。
不該這樣,我認為我的人生不該這樣! 
有些人常常懷念年少時的無憂無慮,慨嘆長大後的身不由己。我卻從來沒有這樣的感受,當年讀書對我來說是件苦事,我無法選擇想讀的科目,也沒有適當的方法評估我的能力,我一直在無可奈何又自卑的心情度過我的少年時代,直到我出來工作,我才感受到自由的味道。
或許工作有很多責任要付,也有很多事情不得不面對,可至少那些都是出於我的意願,是我所選擇的。辭掉文職後,我再一次想起自己的幼教夢。可是要做老師的話,必須要再進修,要進修,便必須要有錢。而我現在沒有錢,
於是那一年,我打了三份工。日間,我在青少年中心中擔任PW(活動幹事),夜晚到一些營地做兼職導師,星期六或日則成為生態導賞員帶團。現在想來也覺得自己瘋狂,幸好自己夠瘋狂,不然今天已不可能有Ms Wincy的出現。


來我成功修讀了幼教的專業資格,更讀了教育碩士。
對一個有著讀寫障礙的人來說,實在是不容易,不過因為我有想做的事情,還是拼命捱過去了。

曾在本地幼稚園任教,很快我便發覺和自己的教學理念不相同。工時長還是其次,我相信沒有一個選擇做幼稚園老師的會介意工作的勞累,只要那是對小朋友好的,我們都甘心赴湯蹈火,可那時我們花最多時間處理的卻是無關重要的行政工作,而且主任還對我說不可以坐在小朋友旁邊和他們一起玩。我氣結,難道我們的工作不是陪伴小朋友成長嗎?難道只要他們排排坐好,安靜地聽書就足夠了嗎?
就在心灰意冷之際,有位舊同事介紹我到國際學校任教。在那裡,我才完全體會到自己工作的意義。國際學校容許老師按著自己的方式任教,也不會限制小朋友要成長為甚麼樣子,而是協助他們發展自己。那裡有很多特殊需要的小朋友,這時我才第一次知道他們面對著甚麼樣的困境,資源又是何等的缺乏。

  • c-facebook